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
市县动态

荞麦花开白雪香 ——盐池县发展荞麦产业助力脱贫纪实

采编:李娟娟   时间:2020-04-15   来源: 宁夏日报

  一捧种子,深埋在贫瘠的土地里,雨水金贵、太阳炽烈,它们不喊渴、不叫苦,把每一分力量都用于向上生长,一寸寸破土而出,开出朴素的花朵;

  一群人,世世代代生长于这片土地。旱,十年九回旱,裂了缝的大地呼应着他们沟沟壑壑的脸膛,却从来旱不死农家汉心底的希望。

  位于毛乌素沙地南缘,曾经风沙肆虐、自然条件恶劣的盐池县,早在2018年成为宁夏首个脱贫“摘帽”的贫困县。探究脱贫的密码,滩羊产业做带动,黄花菜、小杂粮、中药材、优质牧草以及各乡镇特色产业作补充,“领头羊”和“五朵金花”,将一个被“穷”字压了许多年的盐池县扛出了贫困行列。

  盐池小杂粮,又以荞麦为主,那一簇簇淡雅芬芳的荞麦花,贡献着脱贫中微小却不容忽视的力量;那一群群与荞麦结缘、誓不向命运低头的盐池人,踏出了致富的铿锵步伐。

  砸下去的汗珠都浇灌了花

  盐池人祖祖辈辈种荞麦,有传统有经验,就是挣不上钱。

  谁能把这个“苦哈哈”跟钱挂上钩?相比川区,雨少、地旱,这片土地种啥啥不成,只有这把子苦荞不嫌弃。当地人把荞麦唤作“懒汉庄稼”,只管播种、收割,至于收成好不好,全看老天“赏不赏雨”。家家户户种荞麦,不是为了卖钱,是为了实在没有收成时,能混饱肚子。

  历史的巨轮碾过旱地,低头劳作的庄稼汉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早把荞麦当成了宝。由于具有保健养生的食疗效果,荞麦的身价与日增高,2011年的荞麦售价甚至高至每公斤7元。

  世代与荞麦打交道,憨直的盐池人原来捧着“金饭碗”。盐池县海拔高、气温低、光照足,降雨期集中在夏秋季节,气候生态特点与荞麦特性不谋而合,生产的荞麦籽粒饱满、品质优良。在当地,2019年全县小杂粮种植面积达60.8万亩,其中荞麦57.6万亩。

  何彦彬是最先“觉醒”的当地农民,2013年,他把荞麦推上了“前台”。

  麻黄乡何新庄村地广人稀,荞麦种植面积8000多亩,每亩地收成不过百十来斤。2013年,瞅准了荞麦的好前景,何彦彬租种土地2000多亩,加上自家的几十亩荞麦地,3000亩荞麦田声势浩大。

  人勤快、能下苦、爱琢磨,何彦彬不信“懒汉”能种出好庄稼。荞麦种植期,经常半夜还守在庄稼地,他要摸清这个“老伙计”的秉性习惯。要想提高产量,除了精耕细作,还必须更新换代。何彦彬时常喝当地农技部门到周边省区寻找最适合当地种植的荞麦品种,先在自己的田里试种,往往到了第二年,该品种就被当地农技部门广泛推广种植。2019年,麻苦荞作为第4代产品跟随何彦彬落户何新庄,当年,亩产最高达到150公斤,且荞麦籽皮薄面多,还没等联系买主,当地种子公司就来抢购。单靠种植荞麦,何彦彬年收入已超过30万元。今年,不仅是盐池县,连周边省区种植的一部分荞麦,种子都出自何新庄。

  盐池人不怕苦,汗珠子砸进地里浇开花,种苦荞也能种出甜日子。

  窑洞里存放着致富的根

  张龙推开窑洞的门,吱吱嘎嘎,好似与尘封的历史会面。这扇门内,过去是恓惶的盐池人全家的居所,现在却藏着新时代农家人致富的根。

  窑洞里,一袋袋荞麦粒整齐码放,只占据了全窑的五分之一。张龙说,库存只剩200吨:“一边拉货来,一边被‘抢’光。麻黄乡荞麦品质高,甘肃、陕西的客商早早等到家门口,就等我收来了货,直接交钱提货。”

  荞麦每年五六月播种,九十月收获。经过几年市场的浸润,朴实的农人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收获当年价格卖不上去,家家户户都腾出空窑,囤到来年四五月份,荞麦价格美得很。

  为了“抢”收,年近六旬、本已“退隐”的张龙不得不在今年4月“重出江湖”,儿子一人忙不过来,村里谁家有粮要卖,一个电话,必须火速带上装卸工人开上货车到农家,一手转账,一手搬粮,“迟一点的话,就被外地的粮贩子‘抢’走咧!”

  49日,麻黄山乡麻黄山村,范玉祥家院门大开,门口停着2米来高的重型货车并没有引起邻里的注意,连村里最碎的娃都熟稔这个阵势。五六个搬运工人一袋一袋将荞麦装上车,当天,范玉祥卖空了库存——10吨荞麦。

  张龙没能成功“抢”上范玉祥囤的10吨“货”,陕西定边的粮贩早已“虎视眈眈”。

  “这几天,荞麦就好比黄金,一天一个价。”张龙说,几天前,一公斤荞麦价格还在6.88元,49日,收购价已飙至7.32/公斤。

  43日至9日,不到一周,张龙的手机里有12条付款信息。9日一早,他亲自开车到麻黄山乡马儿庄村的范玉龙、惠德才家收购荞麦,手机上立即转出近3万元。

  窑里有粮,心里不慌。农户什么时候卖、卖给谁,粮贩什么时候收、多少钱收,双方暗暗较劲,一场博弈,每年春天必定打响,而博弈的主角——那一粒粒黑色的荞麦还不知道,盐池县一部分人的生活已因它发生改变。

  就要用这把“黑坷垃”富给大家看

  刚刚接到复工消息,盐池县对了杂粮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彩娟就已经联系工人新上了两条荞麦挂面加工生产线。公司的小杂粮产品供不应求,苦荞系列和荞麦系列更是远销北京、山东、浙江、南宁等十多个省市,49日,上海一家企业联系吴彩娟,订购200吨荞麦米。

  随着养生保健的兴起,食用绿色杂粮已成时尚。盐池县有6家成规模的小杂粮加工企业,3家产销合作社,生产以荞麦米、荞麦挂面、苦荞茶、荞麦粉及黄米、小米等系列杂粮,年生产加工能力超过1万吨,产品的60%出口至日本等东南亚国家。

  曾经不起眼的荞麦引起了盐池县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近几年,当地把以荞麦为主的小杂粮产业确定为战略性农业特色优势主导产业之一,从政策、资金、人才、技术等方面加以扶持,为产业化发展奠定基础。

  麻黄乡黄羊岭村党支部书记宋少亭家的院子里,停着一辆老款越野车,买来多年,价格不菲。宋少亭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致富也靠这把貌不惊人的“黑坷垃”。当初,没人相信种荞麦能让人甩穷根,宋少亭偏要靠它富给大伙儿看。他自建荞麦加工厂,鼓励村民广种荞麦,并以每公斤高于市场价0.2元的价格进行收购。

  这笔账并不难算。按一亩荞麦100公斤收成计算,可加工荞麦面55公斤,就目前市场行情,1公斤荞麦面售价不止10元。去年,宋少亭的加工厂加工麻黄山本地荞麦60吨,再加上其他乡镇的来料加工,仅荞麦面一项,就能带来纯收入30万元。

  可这远不是“黑坷垃”的全部价值。“荞麦全身都是宝。”宋少亭拉开仓库大门,里面堆满了黑黢黢的荞麦皮:“这里有15吨荞麦皮,最近因为疫情,暂时还没有销售出去。按往年价格,荞麦皮不亚于荞麦面,精筛后一公斤售价10元左右。除此之外,加工产生的废渣也能卖钱,那是养猪、养鸽子的上好饲料。”

  宋少亭的婆姨陈兴娟主抓销售,在重庆上大学的儿子给自家加工的荞麦制品取名“山乡荞家人”。来自广州、深圳的客户络绎不绝,他们都是看到了陈兴娟发的抖音,继而购买并口口相传。

  不论是吴彩娟的杂粮公司,还是宋少亭的加工车间,他们加工出的荞麦制品色质灰白,那是没有添加“美黑成分”的最原始的颜色,像极了朴素的荞麦花,像极了质朴的盐池人。

  宋少亭说,每年夏季荞麦花开,漫山遍野好似白雪皑皑。他说,今年荞麦花开你再来,来闻闻淡淡的荞麦花香,来品品盐池人的幸福生活。

  这样的邀约怎能拒绝?荞麦花开定再来。(宁夏日报记者  张晓芳  秦磊  王鼎  /图)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