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
市县动态

金融扶贫:带动盐池发展的快车

采编:黑秀艳   时间:2015-09-28   来源: 宁夏日报

   盐池县冯记沟乡暴记春村的侯淑霞,过去是一根扁担挑全家的贫困户,她依靠贷款养羊换了活法,一辈子没走出乡村的她到北京领取中国微型创业奖时激动得哭了。

  如今,在盐池,越来越多的像侯淑霞一样的贫困户,通过精准金融扶贫改变了命运。

  通常贫困地区几乎都是金融盲区,然而盐池人均贷款额却居宁夏第一,金融扶贫的神经末梢延伸到每个贫困村。

  南有麻阳北有盐池

  国务院扶贫办将盐池精准金融扶贫经验称为“盐池模式”。金融扶贫模式“南有麻阳,北有盐池”,盐池模式是麻阳模式的升级。

  盐池县的发展史,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部扶贫史。

  盐池是革命老区,位于宁夏中部干旱带。从“三西”建设到八七攻坚,再到千村扶贫,近30年来,盐池坚持不懈大扶贫,贫困发生率由1978年的75%下降到2014年的28%,累计6.1万余人摆脱贫困,为全国减贫事业贡献了“盐池经验”。

  尽管减贫成就全国瞩目,但这里依然是一片脆弱的黄土地:102个行政村中有74个贫困村;13.9万的农村人口中还有2.9万贫困人口,“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一定要让革命老区的贫困人口脱贫致富,使老区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步入全面小康。”

  今年以来,自治区党委书记李建华、自治区主席刘慧先后深入盐池、同心、红寺堡区调研扶贫开发工作,在盐池县召开的扶贫开发座谈会上,李建华提出盐池要立足精准,创新推进金融扶贫、产业扶贫,加快革命老区脱贫致富步伐。

  盐池县以发展的眼光,对革命老区的优劣势再度审视,“依靠金融创新推动产业发展,通过产业发展带动贫困群众致富”成为盐池金融扶贫模式的灵魂,愿景目标是:2018年在宁夏中南部地区率先步入小康,一个贫困户都不能落下。

  资金制约,一直是贫困户奔小康的瓶颈。他们既无关系担保,又无资产抵押,要从银行贷款困难重重。

  该县创新金融扶贫,开展“互助资金、千村信贷、评级授信”等七种模式,将财政资金、金融机构与特色产业有效嫁接,形成政、银、企、社、民“五位一体”扶贫开发格局,做到政府行为与市场力量、政府扶持与群众自力更生有机结合,趟出一条精准金融扶贫、产业扶贫与可持续扶贫之路。

  从互助资金打造诚信平台,从创新千村信贷发挥四两拨千斤作用,从资金捆绑把扶贫资金变为发展资金,从企业参与打造企业与贫困户的利益共同体,从评级授信解决贷款难贷款贵,从小额信贷发挥妇女半边天作用,从政府投入引入社会资本,“盐池模式”在盐池金融扶贫的每个历史阶段,都发挥着极具市场活力、自我发展的功效。

  伴随着“盐池模式”落地生根,曾经饱受贫困之苦的盐池县甩掉了贫困县帽子,数万人命运柳暗花明。

  金融扶贫杠杆撬开金融洼地

  近日,记者来到花马池镇王记沟村汪淑莲家,墙上挂着的一组发黄照片引人注目:一张在漫天沙尘中,一位妇女带领村民植树;另一张在同一个地方,黄色沙丘变绿洲。

  照片上的妇女正是汪淑莲,“村子穷得叮当响,靠吃救济越吃越穷,东方惠民小额信贷让村子变了样。”她凭着1000元小额信贷起步,一步步发展到开矿办厂,现在成了资产过百万的女老板。

  在小额信贷支持下,汪淑莲带领村民修路打井,硬是把一个穷村变成富裕村。由此,她走出国门登上法国卢浮宫领奖台,捧回全球小额信贷微型企业家社会影响奖。

  东方惠民小贷公司创始人龙治普未曾料想,“当初2.2万元小额信贷贷给包括汪淑莲在内的22名农妇,这些资金打开了她们的思路,帮助她们自立自强。”兼爱互利的东方惠民小贷公司面向贫困妇女,给她们提供一个进入贷款信用平台的机会。同时面向宁夏中南部干旱带,业务覆盖盐池、同心、红寺堡贫困地区。

  这就是盐池精准金融扶贫的质变——从输血到造血、从扶贫到扶志、从等救济睡着吃到靠双手干着吃。

  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资金如同种子,加上理念、培训、技术、项目等营养,一同植入贫困户肌体内,使之生根发芽;以诚信平台为支点,撬动银行、担保、保险、小贷公司集结过来,如同打开蓄水池,金融活水源源不断注入贫困群体,形成造血体系,使贫困户迅速强壮起来。

  2006年,“三年两头旱、口袋没有钱”的王乐井乡曾记畔村发生了一件大事,村党支部书记朱玉国,把20万元捐款作为第一笔互助资金,注入扶贫血液。他没想到,这个举动引发“互助资金”风暴,席卷全县91个行政村,如今互助资金总量达9100万元,受益农户万余户,资金回收率100%

  养上三五只羊,互助资金够了,可是农户养上三五百只羊,咋办?

  2012年,“互助资金+千村信贷”模式出现,这两股资金汇集,撬动农村信用社放大10倍贷款,每年撬动2亿元信贷资金参与扶贫开发。

  金融杠杆作用,同样在其他模式中形成乘法效应。

  “双到”资金每户2000元注入互助社滚动发展,撬动银行110倍贷款;对农户的诚信度“评级授信”撬动银行贷款,最高可贷10万元;互助资金撬动东方惠民小贷放大10倍贷款,批发给互助社;政府投入引入社会资金,撬动银行贷款10亿元;龙头企业为贫困户担保贷款,累计撬动银行资金1亿元……

  2014年以来,该县累计撬动金融机构信贷资金23亿余元;今年17月,发放扶贫小额贷款18亿余元,精准识别贫困户,户均贷款达7.2万元,有力破解贫困户发展资金瓶颈。

  诚信和党组织堡垒作用,是金融杠杆的支点。

  青山乡古峰庄村村民罗刚,替贷款联保户汪某偿还3万元贷款,盐池农行感其诚信,将罗刚的贷款额从5万元提高到30万元。去年,全县用于滩羊养殖的扶贫贷款25.4亿元,2.4万农户还款无一人逾期违约。

  暴记春村村民杨吉录没想到,不用担保和抵押,仅凭良好信用就贷到10万元。

  今年盐池建立宁夏首个建档立卡贫困户评级授信系统。曾记畔村牛有虎,过去一贫如洗,当时贷3000元没人敢给他担保,村党支部给他担保贷款。现在他有百只羊,年收入6万元,重获自尊的老牛自豪地说,现在我给别人担保30万元呢!

  曾记畔村10年来贷款零违约,村支书朱玉国最有发言权:无论是哪种金融模式,都建立在诚信平台上,无担保无抵押,靠的是信誉和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

  金融扶贫也撬起了“盐池志气”。金融杠杆外力盘活了死气沉沉的村子,激活了贫困户发展生产的内生动力,他们挥洒汗水,收获果实。

  金融扶贫串起滩羊全产业链

  盐池县委书记滑志敏说,归根结底,贫困地区一定要把产业发展起来,否则,把再多的金融活水引过来,没有产业承载,都是空中楼阁。

  为此,盐池县倾力用金融扶贫杠杆撬动以滩羊产业为主的特色产业。

  一座座现代化羊圈里的纯种滩羊被龙头企业高价收购。昨天,在余聪公司加工车间里,员工们抓紧包装羊肉。该公司生产的羊肉,每公斤卖到600元,当晚就空运北京、上海的高档餐饮酒店。

  这条开辟盐池滩羊走向高端的路线,引领成千上万养羊户致富的路径,源头就是金融扶贫“盐池模式”。

  县财政投入资金1000万元,建立滩羊规模养殖贷款风险担保基金,以后每年注入500万元专户储存,撬动金融部门加大对养殖户和养殖园区的贷款力度。

  创新龙头企业带动滩羊业合作模式。鼓励“企业+农户”方式,引导龙头企业、贫困户、银行建立紧密“银联体”。余聪、多司得、鑫海等滩羊企业,已从这种“银联体”中受益。

  余聪公司拿出2000万元,为560户贫困户担保贷款,撬动宁夏银行1亿元信贷资金。花马池镇东塘村的晏云山在该公司担保下,贷款15万元。“今年能卖100只羊,圈里羊群扩大了3倍。”他说,羊按企业要求标准饲养,企业以市场价统一收购,再也不愁销路了。

  盐池县财政拿出2000万元,引入社会资本8000万元,设立盐池融盐扶贫信用担保公司,撬动银行10亿元资金,用于滩羊业发展。

  近日,暴记春村贫困户杨科的8只羊,以每只420元被多司得公司收购,均价比市场价高出80元。

  多司得公司将10个贫困村作为养殖基地,成立专业合作社,优先推荐贫困户入社,实行订单式养殖。拿出1500万元注入盐池融盐担保公司,撬动银行1.5亿元为贫困户贷款。“当市场价低于滩羊养殖成本时,企业按市场价上浮10%收购;高于成本时,按市场价上浮8%收购,这样贫困户不用担心销路和亏本,一门心思按照企业饲养标准养羊,企业也有货源保障了。”多司得公司负责人介绍。

  “多司得可辐射带动当地农户饲养羊只30万只,目前,农户1万只纯种滩羊已入住园区。”盐池县扶贫办副主任武万春介绍,多司得的龙头带动效应,延续了盐池滩羊的纯正血统,加快了贫困户脱贫步伐。

  金融扶贫杠杆,撬动滩羊业带来农民脱贫、产业发展、银行获利多赢效果。盐池滩羊饲养量,从禁牧前的86万只增长到目前240万只,滩羊养殖收入占农民纯收入的60%,“宁鑫滩羊”获中国十大羊肉品牌。

  自治区金融办主任杨少俊点评盐池金融扶贫时说,它已成为推动农业产业化、工业现代化的重要力量。从滩羊产业看,从滩羊到基地,再到加工和销售,盐池金融扶贫串起滩羊业全产业链,把企业、贫困户及合作社“栖息”在滩羊产业链条的上游与下游,推动盐池滩羊产业走向品牌化,带动贫困户增收。

稿件来源:宁夏日报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