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
行业扶贫

信用叩开致富门

采编:海永强   时间:2020-08-20   来源: 新华社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于瑶 苏醒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寨科乡蔡川村村支书马金国(右)正在和银行工作人员对接贷款事宜(3月17日摄)冯开华摄/本刊

◇只要有信用,无人担保、无物抵押的农户也能顺利贷到款——信用在西海固已变成非常值钱的资本

◇整村授信,让有发展能力、发展意愿、产业基础的西海固农户实现应贷尽贷

甩掉建档立卡贫困户帽子后,于红喜还有一个更强烈的愿望——致富。

于红喜是宁夏西海固的农民,曾在脱贫攻坚的利好政策帮助下,辛勤养牛脱了贫。像他这样的脱贫户在西海固核心地区有9.75万余户,他们中越来越多人通过金融扶贫渐渐叩开致富大门。

“银行可根据农户信用确定贷款额度和利率,真正让信用变资源、资源变资金、资金变收益。”宁夏黄河农村商业银行支农业务部负责人马春霖说,以前除建档立卡贫困户可享受5万元小额信用贷款外,一般农户需要满足“担保+抵押”才可贷款,现在大大扩宽了可贷款人群,那些无人担保、无物抵押但有信用的农户也能顺利贷到款,进而解决致富路上缺资金的难题。

记者了解到,在金融活水的浇灌下,西海固这片宁夏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已出现产业快速发展和贫困户收入稳定增长的双赢局面。


当信用变成资本

记者来到固原市泾源县兴盛乡上金村时,于红喜正在牛棚里添草饮牛、清理棚圈,20头皮毛油亮、壮实健硕的肉牛正在吃草料。


在泾源县兴盛乡兴盛村,驻村第一书记剡斌权在农户家中一边打扫牛棚,一边了解他家肉牛育肥销售的情况。(资料图)

“我打算再扩建一排牛槽,增加存栏30头。”于红喜说,如今养牛越来越有信心。

于红喜的信心来自“仓里有粮”“不差钱”。据记者了解,今年黄河农村商业银行根据他的养殖规模和信用记录,批给他最高30万元的贷款授信额度,扩大养殖规模资金支持充足。

这一切得益于他多年积累的良好信用。于红喜说,2017年他通过政府贴息贷款5万元,第二年又通过担保贷款贷了10万元,今年6月已如期把两笔贷款悉数还清,这成为他能拥有30万元贷款额度的重要前提。

像于红喜一样,现在西海固很多信用度高的农户能享受到最高30万元的信用贷款。信用在西海固已变成非常值钱的资本。“信用度越高,贷款额度越大,利率越低。”马春霖对记者说,他们在对18岁以上、65岁以下,有行为能力、有产业,无不良嗜好的农户进行信息采集、评级授信后,都要乘以“信用记录”这一系数,所以最终能贷多少,都基于信用。“我们就是要以信用为杠杆,强化农户诚实守信意识。”

农户要获得信用贷款,手续也十分便捷。固原市隆德县凤岭乡李士村养牛大户何国龙对记者说,“以前想贷款要四处去找担保人,而且担保人一般还得是‘吃财政饭’的,特别难,现在啥时候需要用钱,随时就能在手机上操作。”

何国龙为记者现场演示通过手机APP贷款的全流程:贷款1000元,不到20秒便收到储蓄账户到账1000元的短信通知。他告诉记者,只要授信额度够高,贷款30万元和1000元的操作流程和放款速度一样。

“买牛的时候需要多少就用多少,用完后立马还回去,贷款像存款一样方便,用一天算一天利息。”何国龙说,今年开春,他贷款8.8万元买了4头牛,3个月后就全额还款。当记者问到支付的利息金额时,他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太少了,懒得去算了。”何国龙笑着说,“像这样,农村发展能不快吗?”


整村授信的底气

随着越来越多农民从脱贫转向致富,面向贫困户的授信额度已不能满足发展需求,整村授信应运而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农村信用社,来自震湖乡的农民在办理春耕备耕贷款。(资料图)

固原市金融工作局局长安希平解释道,整村授信的实质是把针对贫困户的金融政策拓展到一般农户,让有发展能力、发展意愿、产业基础的农户实现应贷尽贷。整村授信是对全村农户进行普惠建档、普惠评级,并把贷多贷少、利率定价权交由农户信用决定,大大解决了农户抵押物不足问题,也提高了农户贷款的便利性和获贷率。

今年,宁夏黄河农村商业银行在宁夏启动整村授信工程,截至6月30日,已对43.14万户农户完成整村授信信息采集和评级授信,发放信用贷款353.7亿元。未来3年,该行还将对宁夏所有行政村农户进行建档评级,发放30万元以内、免担保免抵押、优惠利率的贷款。

西海固地区之所以在全区范围推广整村授信,得益于多年来当地农村信用体系的培养。

这方面有两条举措值得圈点。

一是分类释放非恶意逃废债的“黑名单”农户、贫困户,对符合条件的继续给予信贷支持。截至目前,仅固原市就已累计释放“黑名单”贫困户1.77万户,占“黑名单”总数的58%。这一信用二次重建举措,使这些贫困户得以从背景复杂的失信状态解脱出来,同时整体提高了农村的信用度。

二是一些银行通过配套开展农村“金融夜校”、金融讲习所等活动,提高百姓信用意识,规避信用风险,同时联合村里建立信用小组,守信联合奖励,失信联合惩戒,有效改善了农村的信用环境。

这些举措也提升了银行机构对农户的信任感。“以前,确有一些人把贷款当扶贫款,不珍惜、不还贷。近年这种现象大为减少。我与农民打了20多年交道,绝大多数农民是很讲信用的,虽然抗风险能力弱,但即便今年遇到特殊情况还不上,明年好了也一定会还。”固原市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丁伟说。


谋划金融扶贫“升级版”

当金融扶贫完成脱贫任务后,未来如何打造金融扶贫“升级版”,支持乡村振兴是西海固地区金融扶贫要应对的新课题。


在宁夏盐池县曾记畔村黄河农村商业银行综合网点,王乐井乡曾记畔村党支部书记朱玉国在为村民办理相关业务。(资料图)

盐池县金融工作局局长卢星明说,乡村振兴还得靠产业带动,要走好这个路子,需要促进农村产业从单打独斗向合作社、集约化、规模化发展,让农民固化到产业链上,真正在产业链增值、价值链提升中获得收益。这就需要金融未来更多支持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主体。

专家分析,与贫困户贷款趋于饱和相比,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主体“贷款难”仍然突出,他们除传统的土地、厂房等固定资产外,手中拥有的大量资产仍不能作为有效抵押物,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农村产业的持续发展。

不少受访基层干部认为,未来金融扶贫工作重点应由支持建档立卡贫困户向支持新型农业主体、农业龙头企业转变,防止后者成为失去活力的“小老树”。

不少涉农企业、基层干部呼吁,希望国家对照扶贫小额信贷政策,出台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的信贷优惠政策,为贫困地区产业培育和贫困户稳定脱贫提供保障。同时,作为信用贷款的基础,应扩大信用评价体系范围,授信评级的对象从农户扩大到新型农村经营主体、涉农企业,利用信用“放大器”拯救农村产业“小老树”。

还有基层干部建议,银行金融机构在健全企业信用评价体系的同时,应科学评估、处置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抵押物,特别是推动仓储质押、订单质押等符合农业企业发展实际的贷款模式尽快实施,将信贷资源更多向特色优势产业倾斜。

此外,还应做大做强保险、担保体系,进一步发挥政策性保险作用,将地方特色优势产业纳入国家政策性农业保险范围,增强政策性农业保险在脱贫攻坚中的风险保障作用,真正形成产融结合的长效机制。



附件: